• 同城活动

    同城活动

  • 租房/卖房

    租房/卖房

  • 二手商品

    二手商品

  • 招聘/求职

    招聘/求职

  • 二手车

    二手车

  • 美食/外卖

    美食/外卖

  • 生活服务

    生活服务

  • 新品上架

    新品上架

  • 时事热点

    时事热点

  • 优惠折扣

    优惠折扣

  • 移民历史|阿德莱德老移民的故事:为多元文化和华人社区--欧彩霞

    日期:2021-06-07 阅读:99

    ezgif-7-a2db37749da3.gif



    记录阿德莱德老移民的历史这个项目阿德莱德眼早在几年前就立项了,只是一直比较忙,没什么时间。现在陆续放出,记录阿德莱德人的故事,试图还原一个最真实的阿德莱德移民生活轨迹。除了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生活事情,恐怕移民们口中的阿德莱德更加真实客观,或许从不同视角的阿德莱德能让你更加深刻的体会这个城市。

    ---主编红茶灵魂


    欧彩霞(Cathy Chong)曾获得澳多元文化杰出个人贡献奖获奖者,2004年获得亚太妇女商业委员会的“杰出女性”称号,并于2009年被列入南澳大利亚州的“妇女荣誉榜”。第三代马来西亚华人, 35年资深护士从业经验,现为南澳华人福利会主席,并在多个社区商会、协会担任理事或顾问。





    2.png



    01

    起初来澳洲的原因

    我来澳洲的时候是1968年,是当时政府提供奖学金资助亚洲部分国家和地区的优秀学生前来澳大利亚留学。当时1972年还是白人国家,亚洲人很少可以来到澳洲。


    那时我读了四年护士,在医院学习而不是在大学里,每周工作六天休息一天,每10个小时换一次班,换班时间可能是在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之间,中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非常辛苦但是这段经历很有价值,因为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护士有护工有干杂物的,我们要照顾每个病人的饮食,所以我们了解病人的全部情况,现在的护理专业学生直到硕士都是在学校里学习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病人。


    我直到18岁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家独自生活,从来不用做一些洗洗涮涮的活,所以刚开始做护理工作真的相当困难,当护士的第一年我们要照顾110个病人,有时候在晚上值班,每当有病人去世我都要把他们搬进冷冻室,挺吓人的。


    我们是轮流值班的护士,每年大概有两到三次要在深夜换班,护士也是分为不同等级的,如果是等级比较低的护士就是做这种差一些的工作,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可以逐渐适应一些艰苦的工作,现在的护士已经不会有这种经历了。


    02

    当时是您自己来的澳洲吗

    是的,不过我当时和60个情况差不多的人一起。当时不能自己住在外面,必须要住宿舍,我们的宿舍在现在的西南火车站周围,有三个公寓,每天坐班车上下班,三餐都是工作的医院包的,工资是两周14英镑换算成澳元差不多28AUD。


    因为食宿都是医院包,所以也会存一些钱,那时候一瓶可乐或者一份炒饭九毛钱,所以其实也没有很多,想买房子根本是奢望,除了住宿舍之外别无选择,而且规定只有超过法定成年21岁才能搬出来住,另外我们作为国际学生只有住宿舍一个选择。


    那个时候也没有像现在一样有合法收入。存了一些钱之后还要寄回家里,平常很少买新衣服也基本没有什么活动,都是和其他护士或者医生一起搞活动。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中国学生,国际学生大多是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等英联邦国家,所以现在在这里老一批留学生来澳洲50年左右的我们都基本认识。


    03

    为什么当时选择来阿德莱德

    因为我舅舅曾经来这里做生意,他说读书的话阿德莱德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从新加坡坐飞机过来,发现当时阿德莱德机场很小周围没有什么楼,我当时下了飞机,我的行李是一个小推车运过来扔在路边我们自己去捡。


    当时的阿德莱德不是很发达,没什么高楼,全南澳只有一百多个亚洲人,差不多互相全认识,我们周末会在教堂举办一些活动,那时没有中国餐厅也没有多余的钱,我们就去买来意大利面煮来吃。


    根本找不到亚洲的食物,少数一些中国人差不多都是一百多年前来这边淘金的,也只会种植一些西方农作物,之后一些越南难民过来才开始种植一些亚洲农作物。


    直到1975年之后才开始有了一些亚洲餐厅。想在这边吃到马来西亚的食物比如虾米,小鱼仔,香料只能靠从家里寄过来。


    04

    当时觉得最艰难的事情是什么

    最难的就是饮食不习惯,吃不惯澳洲的食物,我们想吃一些马来西亚菜只能去买面粉,放一点菜做米粉汤。唯一的亚洲食品就是烧鸭,如果有认识的人要去悉尼就托他带一些回来。


    有一次我去悉尼开会,回来的时候带了四只烧鸭。阿德莱德一直被我们称为阿村,这里的物资其实挺匮乏的,虽然我们正是开始学习是在1969年但是我们提前一年来这里学习语言,我小时候在马来西亚接受的中英双语教育,英语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语言对于一些越南来的同学就比较困难了。


    我们一开始来到这里就算是参加工作了,四年的时间边学习边工作,开始的三年一直做比较基层的工作,主要是照顾一些小儿麻痹症或者一些身体情况相当不乐观的患者,喂他们吃饭清洁身体等等,在我们精心照料下有些患者活到了68岁才去世,我们会听一些医生和护士的讲座学习基础护理学知识,然后通过考试才能毕业。


    拿着微薄的工资艰苦生活了十几年,但是因为大家都差不多也就不会觉得很苦,直到1980年之后工资才真正变高了一些。


    后来1982年我和我丈夫花了40k在Norwood买了自己的第一间房子,是一间相当好的房子,20年后我们卖掉了Norwood的房子,花$300,000在Kensington

    买了更大的一间房子。


    那时候这边华人很少,周围的邻居我们基本都认识,大部分都是从意大利过来的,互相都非常友好,在我和丈夫忙于工作腾不出时间的时候还可以帮我照顾孩子,那时我工作相当忙。


    尽管我在1980年转去Flinders医院工作,我们还是居住在Norwood地区,Kensington距离学校很近。上下班需要开车25分钟,但是能让我放松下来,让我想好晚餐要煮什么。


    我的工作时间是10个小时,但我需要是随叫随到,因为我们的员工有限。我还记得在我的第二个儿子出生时我只有3个月的产假,我85%的工资都付给了保姆。我的亲戚不能过来帮忙,如果我请更长时间的假,就会失去我的工作。


    我丈夫是在1967年和三个朋友来到的南澳读书,每周日学校休息,他就和三个朋友一起坐公共汽车到市中心的教堂吃饭。


    1994年退休之后开始读硕士,因为我的孩子还很小所以我主要的时间都用来工作然后利用闲暇时间学习,每天早上四点钟起来学习,我用了一年时间读完了硕士。



    05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福利会的,为什么要做?

    我2005年开始做的福利会,我开始做福利会是因为一个叫菲利普的人,他是我的邻居我认识他很久了,他是一个很棒的社会工作者,菲利普是马来西亚人,很早就来了澳洲。


    那时福利会规模还很小,我1994年退休之后收到他的邀请加入福利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了解华人社团的工作方式,进入福利会之后我们负责照顾社区的老人,还在一些医院做指导工作来筹措资金,所以我对医院的护理体系有了很深的了解,我也知道如何做好各种文化社区的指导工作。


    1980年直到现在的护士资源相当紧缺,我们雇佣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名护士,他们工作一年拿到PR。但是两年之后他们就全部离开去找了其他工作或是读书,所以直到现在护理工作着都是很稀缺的,所以我一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为此我也做了不少努力。


    福利会一开始是在Gouger St的一个很小的办公室里,从刚开始只有一个员工开始到现在拥有九名员工。


    3.png

    06

    有没有想过去别的城市工作

    没有,我只是偶尔会去其他城市参观和开会。我1972年毕业,1973年结婚生子,阿德莱德对我来说仍然是可以让孩子得到最好教育的地方。


    之前我们一直住在Norwood租来的公寓,后来有了第二个孩子之后才买了自己的房子,我一直住在Norwood是因为离学校很近,我在弗林德斯大学读本科,后来为了接送孩子方便才学的开车。


    07

    当时的学校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我没有经历过现在的学校,我的孩子读的都是私立学校,之前私立学校一个学期500块也是相当高的学费,但是我认为我的孩子在私人学校可以得到很好的教育,一个班只有16个学生,一个老师和一个助教,家长可以随时和老师沟通。


    我从小上学就被灌输了储蓄的观念,现在大多数中国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很难有这种观念,我小时候家里很多兄弟姐妹,我们家里长辈从中国移民去东南亚做生意,从很少的钱逐渐做大,所以他教导我们必须学会储蓄。


    我小时候家里对我学习要求很严格,考试成绩达不到要求就要受到惩罚,但是现在我的孩子对于考试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更加注重与其他方面的培养。


    4.png

    欧彩霞和阿德莱德眼记者Aliy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328171455.jpg


    更多精彩下载阿德莱德眼同城APP



    5b7644f67cc12.png

    5b76454d3d690.png



    如需帮助请加

    微信号adelaideeye